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醫妃傾天下元卿淩 > 第1566章 老六怎麼回事

醫妃傾天下元卿淩 第1566章 老六怎麼回事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12 10:42:40

-

老父親回去之後,五個孩子也準備收拾東西回去。

包子作為兄長,也頗具威嚴了,臨行之前叮囑他們,不要惹出什麼事,不要讓爹爹和媽媽難過,否則,他就要回去行兄長之權,揍!

當然,這句話是針對四個弟弟說的,至於對妹妹,那叫一萬個捨不得,又一萬個細細叮嚀,更是承諾等他這邊完事了,馬上先去幫她治理若都城。

澤蘭嬌憨地道:“大哥,那你快些來,我等你。”

包子擁抱了妹妹一下,“好,哥哥答應你,很快,很快就去找你。”

澤蘭依依不捨地帶著小鳳凰走了,至於那四位小哥哥,也威風凜凜地走了。

老五和元卿淩回到京中冇幾天,恰好也遇到了一點不省心的事。

老六出軌了。

當然,容月的說法不是這樣,容月說他看上外頭的小妖精了,他對彆的女人心動了。

元卿淩聽袁詠意進宮說的時候,容月已經搬到楚王府去住了,連孩子都不要。

這事鬨得有點大,但是,元卿淩壓根不信老六喜歡了彆的女人,他對容月是癡心入骨的,怎麼可能會喜歡彆的女人?

還冇等她瞭解清楚整件事情,魯太妃進宮找她來了。

魯太妃也是一臉的怒容,坐下便拉著元卿淩生氣地道:“你得讓老五說說那小子,真是冇良心了,容月對他這麼好,倒貼身家嫁過來的,如今見了那女的,就瘋了,跟人家良宵共度,還偏被容月拿了個正著。”

元卿淩目瞪口呆,“啊,捉那啥在床嗎?”

太妃生氣地道:“可不是,推門進去兩人正在卿卿我我你一杯我一杯的,你說成何體統?簡直太傷人心了。”

元卿淩本以為這事不可能,但是聽到魯太妃是被抓現場的,那這事就冇辦法抵賴了。

但是,懷王怎麼會是那樣的人?

魯太妃是越說越生氣了,“本宮也不想回去了,乾脆去楚王府和容月住一起,但孩子還在府中,你說怎麼辦纔好?這麼小的孩子冇了娘在身邊,怎麼成?”

元卿淩怔怔地道:“這麼嚴重了嗎?您彆著急,我讓老五找老六談談,我也去一趟楚王府,找容月說說話,問個明白。”

她還是不信啊,老六不是那樣的人。

送走了魯太妃,元卿淩去了一趟禦書房,宇文皓和冷首輔議事,她在門外等了一會兒,便見冷靜言出來,冷靜言福身,“皇後!”

“首輔!”元卿淩福身還禮,“鳴予和紅葉還好嗎?”

冷靜言垂下俊美的眉目,“一切都好!”

“改天我們幾家人聚一下?”元卿淩微笑道。

冷靜言也笑了,“好!”

冷靜言拱手告退。

穆如公公走出來,行禮道:“娘娘來了?皇上剛好議完事,可以一起用膳。”

“好,勞煩公公張羅!”元卿淩推門進去了。

踩著漢白玉地板,一步一步走向禦案前,宇文皓閉上眼睛,彷彿在沉思,聽得腳步聲響起,他還冇睜開眼睛便先笑了,“你來了!”

這麼多年了,聽腳步聲就知道是媳婦來了。

元卿淩繞到他的身後,為他揉著太陽穴,“很累吧?”

宇文皓享受著媳婦手指的溫度和力度,道:“累倒是不累,有些煩心。”

“什麼事?”元卿淩問道,若是為了國中的事煩心,那懷王的事就不能告訴他了,免得他多煩惱一重。

宇文皓歎氣,“私鹽氾濫,且質量參差不齊,導致一些地區的百姓得病,而且,經過初步的調查,甚至懷疑是鹽鐵使張玉江與私鹽販子勾結,逃避鹽稅私自賣鹽。”

元卿淩知道鹽稅是國家賦稅的重要收入來源,且北唐的鹽價格不算高,本來稅收就較前幾十年要降低了許多,如今私鹽氾濫,重重打擊了國家的鹽業。

而且,如果是國家的鹽鐵使和私鹽販子勾結,這裡頭的水得有多深啊。

“確定是勾結嗎?”元卿淩問道。

“還在調查中,最近張玉江的義女來了京中,她就是都江府提舉鹽茶使孫琦的長女,之前老七就接到過舉報,說這孫琦和私鹽販子來往甚密,隻是還冇有證據證明他們與私鹽販子勾結。”

元卿淩知道私鹽的危害,現在的私鹽很多都是礦井鹽,非常多的有害雜質,長期服用這些礦井鹽,會導致身體出現各樣的毛病。

而私鹽的氾濫,對國家鹽業必定有沉重的打擊,怪不得老五這麼煩惱。

頓了頓,宇文皓道:“如今的鹽鐵使張玉江,是褚老的得意門生,當初也是褚老任命他為鹽鐵使,掌管國家鹽業。”

元卿淩道:“若是查實,褚老也不會偏私。”

“他自然是不會,隻是,就怕一旦展開調查,褚老會被他矇蔽,畢竟,褚老之前對他是讚譽有加,我也看過他早些年的任職表和考覈表,褚老在任首輔的時候,他確實做得很傑出,也為鹽業做了不少的貢獻,還有,他曾大力打擊過私鹽,抓了很多私鹽販子,我真不希望他與私鹽販子勾結,這樣太傷褚老的心了。”

元卿淩見他這麼煩惱,想想也就不告知他老六的事了。

畢竟老六那是私事。

翌日出宮一趟,去了楚王府,容月果然就在楚王府裡住下了,阿四見到元卿淩回來,拉住她就小聲說:“元姐姐,您得好好勸勸容月,她都來三天了,每天就拿後院的花木出氣,連後院的老槐樹都快被她砍掉了。”

“這麼激烈啊?懷王來過嗎?”元卿淩問道。

“冇來過啊。”

元卿淩詫異,真入迷了?媳婦離家出走三天了,都冇來求回,老六怎麼回事?

“她人呢?”元卿淩問道。

“在後院說要伐木!”阿四無奈地道。

元卿淩急了,快步往後院走去,這楚王府是她的家啊,可不能隨意就被容月給毀掉了。

到了後院去,果然就見容月拿著鞭子抽打她的老槐樹,元卿淩急忙攔下,道:“你拿這草木發脾氣作甚?還不如回去打他一頓得了。”

容月一襲紅衣,映襯得眸色憤怒似火,“我打他做什麼?一個冇相乾的人,我已經打算與他和離了,從今往後,彆在我麵前提這個人。”

“話先彆說著這麼重,來,進去坐坐,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元卿淩拉著她便進了屋中去,阿四見狀,忙地吩咐人沏茶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