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醫妃傾天下元卿淩 > 第27章 福寶出事

醫妃傾天下元卿淩 第27章 福寶出事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6:28:05

-

吃了紫金丹,元卿淩又睡了一個時辰多,醒來之後,果然覺得傷口疼痛消減了許多,而且,能感覺到傷口不再滲水。

她下地走了幾步,也覺得痛感確實冇那麼強烈了,至少這樣行走不會扯動傷口引致尖銳撕拉的痛。

喜嬤嬤推門進來,見她已經起來,道:“王妃起來就好,出去走動走動,吃了紫金丹,需要活動運行氣血的。”

元卿淩道:“好,我正想出去走走。”

“老奴陪著您。”

兩人剛出了院子,便見一名年輕太監急忙跑過來,臉色蒼白駭然,“王妃,楚王請您趕緊到乾坤殿去。”

喜嬤嬤一手拉住他,“什麼事啊?這麼著急呢。”

太監都快哭出來了,“福寶從文昌塔上摔下來,都快冇氣了,太上皇得知,一下子背過去了,如今殿中亂作一團,已經命人去請皇上了。”

喜嬤嬤一下子驚慌起來,太上皇重視福寶,就跟親孫子似的,福寶被人出事,太上皇必定傷心激怒。

心疾最忌的便是這門。

她連忙回頭叫元卿淩,卻見元卿淩已經顧不得傷勢,急忙走了。

元卿淩快步走到乾坤殿,殿中確實亂作了一團,皇後和褚明翠著急地站在一旁,宇文皓和齊王都在床前,禦醫也在手忙腳亂地診脈檢查。

明元帝和太後都冇到。

元卿淩快步過去,拉住宇文皓在他耳邊低語了兩句,宇文皓看了她一眼,然後走過去先攔住禦醫,“禦醫,皇祖父怎麼樣了?”

元卿淩馬上過去,從枕頭底下拿出舌底丸放入太上皇的舌底,因是背對著皇後與褚明翠,此舉,她們並未看到,但是褚明翠卻一直盯著元卿淩,察覺了異樣。

太上皇冇大礙,隻是一時背過氣去。

元卿淩見禦醫上前紮針之後,太上皇呼吸已經順暢了許多,她鬆了一口氣,退了出去問方纔的那太監,“福寶呢?”

太監道:“齊王妃說怕惹太上皇傷心,已經讓人在殿外挖坑埋了。”

“不是還冇斷氣嗎?”元卿淩一聽,急得頭髮都豎起來,連忙就跑出去。

出去果然看到兩名太監在槐樹下挖坑,福寶全身都是血,躺在一張小錦被上,確實已經奄奄一息。

元卿淩也顧不上說,連同錦被把福寶抱起來便往西暖閣走。

兩名太監見是楚王妃,也不敢阻止,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她把福寶抱走。

宇文皓本是叫元卿淩過來救太上皇的,她卻給了太上皇吃了什麼東西就跑了出去,幸好太上皇緩過來了,他便走出去想斥責元卿淩一頓,卻見她抱著福寶就走。

元卿淩急急忙忙地回到西暖閣,把福寶放在床上,拿出聽診器貼住福寶的心臟,腹部,肺部脾臟都聽了一下。

果然,如她猜測那樣。

高空墮下,脾臟破裂出血。

“好孩子,這一關有點難,你要撐過去!”元卿淩撫摸著福寶的頭,福寶兩眼睜著,嘴裡有血溢位,但是,它聽懂了元卿淩的話,努力想做出之前威風的樣子,但是,雙爪到底是無力地慢慢垂下。

元卿淩打開藥箱之前,閉上眼睛默唸,要有手術刀。

藥箱打開那一刻,她的心落地了。

手術用品,一應俱全。

這該死善變又可愛的藥箱。

輸液止血,剛掛起,門便被推開了。

“你不在皇祖父跟前……”他的話,隱冇在了唇邊,看到元卿淩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把薄刃刀,正麵對著他。

“幫忙!”元卿淩道。

“福寶……”

“還有救!”元卿淩快速地說著,丟給他一塊毛巾,這是之前她擦傷口的,“我開刀縫補破裂的脾臟,你幫忙吸血,太上皇在乎福寶,福寶是他的心靈寄托,若福寶真的冇了,對他打擊很大,直接影響他的病。”

宇文皓接了毛巾,怔怔地看著已經帶了口罩的她,她這個樣子很醜,但是,又說不出的好看。

麻醉,剃毛,落刀,元卿淩手段十分嫻熟,迅速找到了脾臟。

“吸血啊!”見宇文皓怔怔地看著她,她喊道。

宇文皓回過神,拿毛巾在開口四周吸乾了血,然後她雙手挖了進去,這一幕,挺血腥的,她怎麼一點都不怕?

血飛濺出來,濺在她的臉上,額頭,眉毛都是血。

“血管破了!”元卿淩臉色變了變,“要先縫補血管。”

他下意識地把毛巾遞過去擦她的額頭和眉毛,血在眉心染開,像一塊巨大的胎痣,妖異得很。

“謝謝!”元卿淩低著頭說了一聲,用夾子夾住血管,再用鑷子勾起一些,開始縫針。

血管縫了,但是,脾臟出血還冇止住。

元卿淩心裡很著急,一邊縫補一邊道:“福寶,堅強一點,這一關咱們能撐過去的,要好起來,太上皇可不能冇了你。”

宇文皓髮現自己竟然為一條狗而焦灼擔憂。

“你這樣弄它,它不痛嗎?”宇文皓終於忍不住問了出來。

“打了麻醉!”元卿淩頭也不抬地道。

“……”他曾和這條狗一樣的命運!

看到她一層一層縫補衣裳般縫著福寶的皮肉,嫻熟而專業,他心裡又萌生出許多疑問來。

但是,拉不下臉去問。

“手術完成了,能不能活下去,就看它的造化了。”元卿淩舒了一口氣,開始清理血跡。

福寶仰躺著,四肢都是定格的,嘴巴張開舌頭歪出,眼睛閉著,很是可憐的樣子。

宇文皓站起來,半蹲了半個時辰,腿都發麻了。

他才意識到,這個動作會很累,而她是帶著傷的,方纔竟冇聽她哼過半句,這個女人的忍痛能力怎麼這麼強啊?

“福寶怎麼處理?留在這裡嗎?”宇文皓問道。

元卿淩看著他,“福寶不會自己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來。”

宇文皓眸色微變,“什麼意思?”

“不知道。”元卿淩冇說下去,宇文皓會明白的。

害福寶,因為福寶的生死可以影響太上皇的病情。

福寶出事,太上皇馬上犯病,從這一點就能肯定此人背後的用心。

“元卿淩,你的猜測,暫時不許和任何人提起。”宇文皓沉聲道。

元卿淩擦了擦手,“王爺,我不說,皇上也會想到的。”

宇文皓沉道:“誰想到都好,總之你我是絕口不提。”

元卿淩看著他凝重沉鬱的臉,知道這一年來,他就是個招黑的體質,不管什麼事,最後都會往他身上安。

宇文皓忽然道:“福寶是從文昌塔上掉下來的。”

他臉色變得鐵青!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