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醫妃傾天下元卿淩 > 第466章 這名字不太合適

醫妃傾天下元卿淩 第466章 這名字不太合適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12 10:42:40

-

宇文皓便去書房,剛好碰到徐一拿著一張紙出來,嘴裡唸唸有詞,差點就碰到了宇文皓。

“王爺,可嚇著屬下了,您去書房?”徐一問道。

“嗯,你叨叨唸什麼啊?”宇文皓見他莽撞得很,便斥道。

徐一咧嘴笑了,“喜嬤嬤叫屬下寫個單子給廚房,說是回頭有各家送禮來,要請行腳的人吃一碗甜湯和點心,寓意心口甜蜜,屬下便過來寫了給廚房送過去,叫廚房準備。”

“去吧!”宇文皓見他是辦正事,便也就不留難他,打發去了。

“是,那屬下告退了。”徐一走了。

宇文皓進了書房,見桌子上果然放著一張紙,他瞧了一下,隻見上頭東倒西歪地寫著一行字,他要好艱難才能辨認清楚,“包子湯圓糯米?這小名這麼簡單?那本王也會啊。”

他覺得覺得有些字有些潦草,便重新寫了一份,“不過,老元倒是巧心思了,這包子比湯圓大,湯圓比糯米大,恰好就大中小了,包子是老大,湯圓是老二,小糯米是老三,得勒!”

他寫好之後,便趁著還早,馬上就先送入宮中。

桌子的左角上,用白玉紙鎮壓著一張宣紙,上頭寫著“空青、南星、忍冬、”六個字。

如今,這張紙,顯得特彆的孤獨。

這三樣都屬於中藥,是元卿淩絞儘腦汁想出來的,她想著以後是要開醫學院,仨娃以後得跟她學醫,傳統中醫不可廢,所以,她以這三個為孩子的小名,鼓勵他們往醫學發展。

小名送到太上皇那邊,太上皇瞧了瞧,有些不太樂意,宇文皓便道:“這是老元起的,也好分辨啊,您看,包子比湯圓大,湯圓比糯米大,好分辨,是不是?老元很巧心思的。”

太上皇聽得是元卿淩起的,便忍下來了,畢竟人家十月懷胎千辛萬苦生下的孩兒,取個小名都不許麼?

“罷了,小名不打緊,週歲之後,就不叫小名了,且用著吧。”太上皇道。

宇文皓謝恩,然後屁顛屁顛地去找明元帝。

明元帝昨晚有些勞累,響午的時候睡了一會兒,剛起來不久便聽得宇文皓來,便打起精神見了他。

說是帶來小名過來,便看了一下,確實也有些嫌棄,宇文皓便道:“老元起的,皇祖父同意了。”

明元帝聽說太上皇同意了,叫內侍命學士過來擬旨,準許小名寫入皇家玉牒旁側,把旨意和小名送去給瞭如今的宗親長睿親王。

宇文皓心裡萬般舒適。

因為小名按說不寫玉牒的,但是,這是父皇對老元的重視和肯定了。

離開禦書房之後,常公公攔下了他,給宇文皓送了東西,宇文皓打開,竟然是三件小袍。

“是咱家親手做的,王爺彆嫌棄。”常公公靦腆地道。

“你親手做的?你還會針線繡工?”宇文皓大為詫異。

“不得會嗎?太上皇有些衣物,也不許旁人碰。”常公公並不覺得丟人,性彆如今對他來說,不要緊,要緊的是活多久,是否健康。

宇文皓真誠作揖道謝。

忽然想起太上皇賞賜的黃金,便拉了常公公到一邊去,“對了,公公,問你個事,太上皇今日給老元賞賜了十萬兩金,這些金子從何而來啊?不能是從國庫裡拿的吧?”

常公公撲哧一聲笑了,“這怎麼可能?太上皇怎麼會從國庫裡支取金銀賞賜給王妃呢?這都是他自個的,您不記得了麼?他退位之時,自個給自個賜了一個金礦。”

“啊?有這種事?”宇文皓震驚,表示不知道。

常公公道:“是啊,有這事啊,金礦鐵礦都有,太上皇還在京中開設了錢莊,都命人打理著,每日都在日進鬥金。”

宇文皓心臟有點受不得,“換言之,我皇祖父還是富翁了?”

“可不是大富翁麼?”常公公說。

宇文皓喃喃地道:“失敬,失敬,往日還道他老人家窮呢,還道我們皇家好窮呢。”

他立下戰功的時候,得了賞賜,他還把五百兩黃金給了太上皇,接濟他老人家呢。

宮裡頭的銀錢一向都緊缺,太後每年的例銀是三千兩白銀,太上皇也是差不多,雖說一應不用自己花錢,可打點這個打點哪個,賞賜一下,這都是花銀子的。

至少,太後和母妃那邊,蘇家每年都給不少銀子進來接濟,就連皇後,也每年從褚家那邊取銀子,皇後偶爾還接濟一下父皇呢,無奈啊,宮裡的銀子總是不夠花。

宇文皓從小就覺得家裡很窮的,冇想到,他竟然是富三代。

他踉蹌又歡喜地出宮去了。

常公公捂嘴偷笑,回去把這事說給了太上皇聽。

太上皇聽罷,有些愕然,“孤會窮?他不瞧瞧,孤抽的是什麼菸葉?不看看孤每月招待褚大他們,喝的什麼酒?”

常公公笑著道:“這可怪不得王爺,想當年,您扥登基的時候,國泰民安,四海昇平,這因此便滋生了一群貪官汙吏,盛世出貪官啊,您一頓勵精圖治,肅清了貪官,帶頭守住清廉,因此大大削減了皇宮內府的開銷,皇上登基之後,秉承了您的作風,更是再度削減,導致他自個的開銷都不足,每年打出去的欠條不知有多少呢。”

這戰功或者政績的賞賜,都可以從國庫支取銀子。

可對內的賞賜,例如是對皇室宗親的賞賜,便是皇上自個掏的腰包,皇帝的腰包空了,就隻能打欠條。

太上皇慢條斯理地道:“守江山,你道這麼容易做皇帝的,就得以身作則,孤為什麼退位那麼快?不就是當皇帝太窮了麼?”

自己定下來的規矩,自己不好廢置,隻好退位了,當然,當時確實病得也快要死了。

且說宇文皓回到王府,報喜道:“父皇準了,還說把小名也一併寫在玉牒的旁側。”

“若寫進了玉牒,那要不這小名也當是字了,之後不必再起字。”

她覺得挺好的,那名字合適,宇文x,字忍冬,或者字南星,甚是動聽。

宇文皓怔了一下,“這……不合適吧?”

宇文x,字湯圓,字包子,字糯米,豈不是貽笑大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