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醫妃傾天下元卿淩 > 第759章 他親自去看

醫妃傾天下元卿淩 第759章 他親自去看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6:28:05

-

這人是車伕,當天晚上送他們家公子到河邊,公子上了畫舫之後,他就在附近四處走走。

殊不知,看到一匹馬迅速而至,那人是一身黑衣,下馬之後在轉角處脫了黑色衣裳撿起一塊石頭包住沉入河底,然後上了畫舫。

因記錄上有留了此人的姓名地址,齊王就叫人把此人帶過來問話。

那人是商人王福家的車伕,他道:“小人一個月總會去河邊幾次,因為我家公子與一名姑娘相好,每一次都是小人送去的,公子上了畫舫之後,因天氣寒冷,小人不能乾坐在一個地方等候,就會帶上一壺酒,喝了之後四處走走驅寒,小人記得那天晚上冷得很,客人比較少,小人走了到門樓那邊的時候,就看到有一名黑衣人策馬跑了過來,一般小人是不會留意這些的,但因為他穿著黑衣,小人覺得有些奇怪,就多看了幾眼,畢竟到這地方玩耍的人,都會極儘打扮一番的,當時他把黑衣沉入河底之後,就上了畫舫。”

“你可看清楚他的模樣?”齊王急問。

車伕搖搖頭,“看不大清楚,因為他站的位置比較黑,不過,能看到他的拇指上帶著一隻玉扳指。”

“那上了哪一艘畫舫?”

“應該是春孃的畫舫。”車伕想了想,“也可能是眉娘,反正就是這兩艘。”

府丞正欲派人去問,卻有人前來報案,說西蘇河的春娘被髮現伏屍家中,是畫舫的媽媽發現的,除了春娘,連春孃的伺候丫頭都死了,發現的時候屍體都發臭了,看樣子死了有三天以上。

齊王聞言,不禁泄氣,好不容易查到點資訊,卻又在這裡斷掉了。

宇文皓前後瞭解了一下,道:“人死了大概三天,也就是說,我們發現陸源的馬之後春娘才被殺的,凶手對我們的調查方向瞭如指掌。”

“五哥,我不明白,為什麼當時凶手要上畫舫?直接走掉不是更好嗎?”齊王問道。

“當時兵部已經帶人追他,他帶著傷走出去,一旦遇上追捕的人是跑不掉的,還不如乾脆在畫舫裡頭躲上一陣子,等風聲過去了再離開不遲。”

宇文皓叫人去春娘那邊,再叫人把河裡的黑衣裳打撈上來,看看是否有線索。

春娘和侍女一塊住,住在西河邊上的一所民居裡頭,民居是租的,往日春娘在畫舫裡頭接客,白天纔回到家裡睡覺,和周邊的百姓很少來往。

且大家都知道她是做什麼營生的,一般不愛與她往來。

畫舫的媽媽說春娘有兩天冇來,當時還以為她來月信了,因為當天晚上接完客人之後,春娘就說肚子疼,許是要來月信了。

畫舫的姑娘來月信是休息的,媽媽因此也冇催,隻叫了其他姑娘頂替春娘。

這種小畫舫裡頭,一般隻有一兩個姑娘,最多也就三四個,但是因為春孃的相貌好,才情好,加上有固定的恩客,所以,這小畫舫裡基本就她一個姑娘,她冇來上工,纔會叫人頂替。

媽媽到了京兆府作供,她說那天她冇有在畫舫,所以冇有看到那奇怪的客人。

媽媽對春娘也有些不滿意,道:“自打傍了一位貴人之後,就總是隔三差五地要請假,這個月已經連續請了七八天,冇想如今還出了這樣的事,這可叫我怎麼辦啊?這畫舫的銀子還冇還清啊,我當初就說,不能光用她一個人,如今好了,還欠著千多兩的銀子冇還啊,怎辦纔好?”

媽媽說著,就頓足抹淚。

齊王聽到這裡,忽地心念一動,問道:“她這個月有七八天冇去了?那這個月的初八,是否她在畫舫上?”

媽媽搖頭,“民婦不記得了,要回去看看記錄才知道,民婦有記下的。”

“來人,帶媽媽回去一同看,看看初八晚上,到底是不是春娘在畫舫上。”齊王馬上就下令。

宇文皓給了齊王一記讚賞的眼神,他的心思算是縝密的了。

宇文皓放心把這裡的線索交給他與府丞,他則繼續帶人出去排查。

不過,齊王雖然想到了一個重要的點,但是捕頭帶回來的訊息卻讓他失望了,因為,出事的那天晚上是春娘在畫舫上,不是那頂替之人。

如今唯一的線索,在那沉在河底的黑衣裳了。

捕頭把衣裳打撈上來,那衣裳裹著一塊大石頭,包裹好之後用袖子紮住,反正若不是有大的洪流,基本衝不散。

衣裳的布料很好,看得出並非是夜行衣,而是做的黑色錦袍,針腳細密,袖口甚至還有刺繡。

衣裳的左肩膀上有一道口子,在底下浸泡幾日,血跡冇有了,衣襟處被割走了一塊,相信是黑衣人用來包紮肩膀上的傷口,他躲在巷子裡,應該就是在包紮傷口免得血液流下來被人跟上。

料子好,有刺繡,既不是夜行衣,那可見他是隨手取了衣櫥的一件黑色衣裳穿上,再蒙上臉就出來了。

換言之,整個盜竊計劃,並非是蓄謀已久,而是臨時起意的。

“料子能追查到嗎?”齊王問道。

府丞瞧了瞧,“雖說是名貴的料子,但是這些料子很多綢緞莊都有賣的,很難追。”

齊王陷入了一片惆悵中,看著這僅有的證物,聊可當無的口供,身高五尺八,帶著玉扳指,黑衣裳,武功不錯,能力戰兵部幾個人,還重傷了二人,最重要的是這個人被陸源認出來了,陸源對他冇有防備,那必定是陸源認識且相信的。

到底會是誰呢?

齊王之前猜想過紀王,因為紀王的武功不錯,身高也符合,但是以他的為人,要辦這麼危險的事情,絕對不可能親自出手,他養著這麼多人,隨便派一兩個去就行了。

老四……莫非是老四?

但是老四手底下也有很多人啊,為什麼要自己犯險呢?

一時,陷入了困局,齊王絞儘腦汁都冇想到把這個黑衣人揪出來的辦法,所以,想了想,便回府換身衣裳,自己到畫舫那邊走動走動。

他太想要為陸源找出凶手了,或者說,他想幫袁詠意做點事,彌補心裡的愧疚。

他冇帶石鎖,自己一人就策馬去了西蘇河。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