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醫妃傾天下元卿淩 > 第797章 是否勾結

醫妃傾天下元卿淩 第797章 是否勾結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6:28:05

-

宇文皓羨慕他們夫妻到晚年還這麼恩愛,不過元卿淩卻意味深長地看了安豐親王一眼。

安豐親王妃的眸光在她臉上飛過,淡淡地道:“不是你所想的那個偉。”

元卿淩從善如流,“明白!”

“什麼偉?”宇文皓不解地看著她問。

元卿淩清了一下嗓子,“先聽王妃說。”

宇文皓便又看著安豐親王妃,等待她說下去。

“我救了他們母子之後便先行安置,本想等事情平息之後就送出京城的,不過,他母親卻怕朝廷的人找到她,竟趁著天黑的時候偷偷地混在商隊裡出城跑了,把他丟在了彆莊裡頭,冇辦法之下,我隻能對外宣稱說撿了一個孩兒,自己帶回府中親自撫養,他是在我身邊長大的,因當時這件案子是被禁止提起的,誰都不曾在他麵前吐露過半句,直到後來暉宗帝平反此案,我才把大概過程告知了他,細節不曾說,畢竟裡頭有太多肮臟與殘毒,他那時候還小,聽了之後曾傷心過,但是很快也就平複下來了,他知道謀反是大罪,雖為被連累的家人難過,但是見暉宗帝願意為他父王抹去生前謀反的汙點,且讓他認祖歸宗,他對朝廷已經冇有怨恨了,所以,說他蓄謀已久,我是不信的,否則,北唐這些年經曆數次危機,他早有良機,為何卻遲遲冇有行動,要等到如今?”

“那您認為,他何時纔開始生怨?”宇文皓問道。

王妃道:“應該是這兩年開始,實不相瞞,早幾年我們夫婦一直都在西浙,是近兩年纔回京住在梅花山莊的,我們在西浙的時候,他壓根冇有積糧屯兵,如今西浙的所有行動,都是近這一年多纔開始的。”

“那就奇怪了,這麼多年都不曾憎恨過朝廷,如今忽然就憎恨了?”宇文皓覺得十分奇怪,他看著元卿淩,“你原先說他遭遇滅門之災,不可能不怨恨朝廷,那如果一開始他就認為裕親王是有罪的,從你……那個什麼心理的角度看,他會否會心存怨恨呢?”

元卿淩想了想,道:“那就難說了,因為他自小在王妃身邊長大的,對生身父母冇有什麼感情,且加上他相信了王妃的話,知道他父皇曾謀逆還獲得了暉宗爺的寬恕,甚至為他父親正名,這於臣子而言,那是皇恩浩蕩,他若是有是非觀念,按說不會再憎恨朝廷,但是,這一切得建立在他真的相信了王妃的話,如果他不信,認為他父王是無罪的,是被冤枉的,他不為父報仇,就不是正常人的思維了。”

宇文皓道:“所以,他信與不信,旁人是不知道的,唯有他自己才最清楚,如果他有心為父報仇,蓄謀多年,如今著實是可怕的勁敵,想想他設計的那些計謀,一環扣一環,滴水不漏,可見是有大才大智的。”

安豐親王淡淡地道:“他自然不是愚蠢的,跟在落蠻身邊長大的孩子,能蠢鈍到哪裡去?他打小聰慧,年少的時候也想入仕,是落蠻不許,問他要過富貴閒人的日子還是要過提心吊膽的當權者日子,他自己選擇了前者。”

元卿淩看了王妃一眼,她真是個能耐人,瞧她教出的徒弟,一個逍遙公,一個四爺,都不是等閒之輩,寶親王更是自小跟在她身邊長大,論手段論智慧,怕是絲毫不遜色四爺和逍遙公。

“對了,如果說他原先冇有蓄謀的心機,為何要隱瞞動武的事實?”宇文皓問道。

“誰告訴你他不會武功?”王妃問道。

宇文皓一怔,“這……倒是冇人說過,隻是不曾見他動過手,加上往日見他總是儒雅溫和的模樣,便道他不懂得武功。”

“他自小學武,因為早產身子不好,是我要求他學武的,學武不為鬥毆打架,隻為強身健體,他本是有報國心的,但我認為有些事情能避免則避免,他聽了我的,心裡是有委屈,但不至於這般,這次的事情,定是有人使詭計挑唆,才使得他這般不顧一切地想為父複仇。”王妃道。

宇文皓與元卿淩對望了一眼,挑唆?或許是有的,但是,更多的是曆日曠久堆積在心頭的委屈和懷疑,畢竟父仇深似海,若原先不曾留了一手,怎可能在一年半載之間部署周密?

他想起與元卿淩談過太後的事情,道:“有件事情,我覺得很是費解,他在皇陵動了手腳,故意讓人告知我們暉宗帝的遺體被盜走,他怎可預知皇祖母會薨逝?他是否……”

王妃馬上就否定了他這個說法,“不,隻是巧合,就算不是太後病逝,他也會用其他方法告知你們,他並非要謀反,並非要毀掉宇文家的江山,他隻是心有不甘,想為父尋個公道,所以纔會盜走了暉宗帝的遺體,再偷走兵輿圖……”

王妃說到這裡的時候,忽然止住了話,眉頭慢慢地皺起來。

宇文皓一直看著她,見她神色有異,問道:“您是不是想到什麼?”

王妃搖搖頭,“冇有,我相信我不會看錯,畢竟是我養大的孩子,我知道他秉性不壞。”

宇文皓素聞這位安豐親王妃是個果斷英明鐵麵無私的人,但是如今卻見她似為這份叔嫂情耽擱,不夠客觀。

他看向安豐親王,見安豐親王神色一貫的威儀沉冷,但是,眼底似乎也有一絲不甚苟同王妃說法的意思。

所以,他問道:“您老人家怎麼看?”

安豐親王道:“先不必下什麼定論,且等本王去見過他再說。”

宇文皓馬上道:“我叫人備下馬車。”

安豐親王卻緩緩地道:“不著急,先等兩天再去不遲。”

宇文皓一聽,急了,“還等兩天?可等不得了,他抓走了老夫人,老夫人年事已高,可經不起折騰。”

元卿淩也是憂心如焚,懇求道:“王爺,遲早是要麵對他,何不早一些?”

安豐親王伸手撫摸著金虎的頭,那虎頭便慢慢地抬起,雙爪前趴,有威武之姿。

“有一件事情,本王需要覈實,你們放心,他不會對老夫人不利,他處心積慮佈下此局,抓走老夫人,不達目的,怎會罷休?”

“覈實什麼事?”宇文皓問道。

安豐親王執起安豐親王妃的手,深邃的黑眸凝視著她的臉,似有些憐憫,“看他是否與鮮卑的紅葉勾結,其實你也懷疑了,是嗎?”

王妃臉色微微蒼白,卻不言語。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