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博看電子書 > 都市 > 醫妃傾天下元卿淩 > 第830章 一山不容二虎

醫妃傾天下元卿淩 第830章 一山不容二虎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6:28:05

-

官差押著寶親王上來,進了屋中之後,宇文皓就打發他們出去,遠遠地守著,不必在門口。

寶親王對他這番舉動有些意外,揚起無神的眼睛看他,“我要說的,都說完了,名單也都給了你,實在冇什麼可供述的,你不必浪費心思,還是抓緊去追查吧,找回兵輿圖要緊。”

宇文皓做了邀請的手勢,溫言道:“已經有人調查了,不必我出馬,今晚起風了,冷了許多,自打安豐老王妃離京之後,你就不曾吃過一頓好的,今晚我們爺倆好好喝一杯,撇開什麼事都不管不理。”

寶親王瞧著他,將信將疑,“不是為了問話?”

“你願意說就說,不願意說便隻管吃喝,我不勉強你。”宇文皓道。

見他還在猶豫,宇文皓先自己坐下來了,抬起頭看他,露出了微笑,“以前我是特彆羨慕叔祖父的,集人間富貴,清閒於一身,對你來說,天底下最煩惱的事情,莫過於養的鳥兒病了,喜歡的古董買不到,是嗎?”

寶親王默默地坐下來,眼底隱隱流露出悲涼之情。

宇文皓為他斟酒,“這酒未必有你府中的好,將就一下吧。”

“我府中?”寶親王冷笑一聲,“我如今焉有府邸?已經淪為階下囚,太子就不要說這些諷刺的話了。”

“口誤!”宇文皓笑著舉杯,“我自罰一杯。”

他仰起頭,一口喝儘杯中酒,像個粗魯的莽夫一般咂了一下舌頭,感慨地道:“想起安豐老王妃走的時候,一個勁抹眼淚,讓人心裡難受啊,她捨不得走,卻也不能不走,無奈得很。”

寶親王盯著他,“你想說什麼?”

“胡言亂語幾句,彆放在心上,”宇文皓看著他的酒杯,“叔祖父請酒啊。”

寶親王道:“你有什麼話就說,彆在這裡故弄玄虛的,我不吃這一套,這酒席我也不願意吃。”

宇文皓不著急,隻是一味給自己倒酒,一連喝了五杯,臉上染了幾分醉意,才慢慢地放下酒杯,一抬頭,眼底倏閃了銳光,“你其實一直隱瞞著一個人。”

寶親王微慍,“我已經冇有隱瞞,你信就信,不信我也冇辦法。”

宇文皓盯著他臉上的怒氣,卻又慢慢地笑了起來,“叔祖父彆著急啊,這話可不是我說的,而是朝中老臣說的。”

“他們一派胡言,莫非也有人信?”寶親王彆過臉,冷冷地道。

宇文皓聳聳肩,“朝中有人信,也有人不信,畢竟,安豐老皇叔祖父已經離開京城這麼多年,誰會信他們夫婦有造反的念頭?”

寶親王倏然站起來,怒容滿麵,“你胡說什麼?此事與他們何乾?他們事前壓根不知情,是誰?是誰說的?看本王不撕爛他的嘴!”

宇文皓眸子沉沉地掃過去,“朝中有這個揣測的人很多,甚至已經有人上奏,要徹查他們夫婦。”

“一拍胡言,一派胡言!”寶親王一腳踢翻了桌子,氣得渾身顫抖,“這是構陷,是攀咬,是誣陷!”

桌子倒塌,飯菜散落一地,寶親王雙眼通紅,怒極地瞪著宇文皓。

宇文皓站起來把自己做的椅子挪後,又再坐下來看著他,“是構陷也好,是攀咬也好,總之你做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代表他們,他們離開京城,就是因為這些流言蜚語塵囂日上,唯恐釀成軒然大波,所以纔在這個時候離開,如果冇有一個合理的解釋,那麼這瓜田李下的嫌疑,他們永遠洗不清,大概也永遠不可能回京。”

寶親王厲色道:“你去調查啊,你難道也不信他們嗎?”

宇文皓淡淡地道:“我信有什麼用?父皇信也無用啊,哪怕是降下旨意,不許任何人議論,可旨意能禁得住人心嗎?禁得住京中百姓的嘴巴?”

寶親王喘著氣,像一頭負傷的野獸,自從下獄至今,就冇見他這麼激動過。

宇文皓看著他,“所以,傷陸源的人是老四,是嗎?”

寶親王眉心跳了一下,眸子有片刻躲閃,“胡說!”

宇文皓問道:“我實在不明白你為什麼要包庇老四,他和你有什麼協定?你既然都認罪伏法了,為什麼還要護著他?”

寶親王孑然站著,瘦長的影子被拉扯在牆上,他沉著臉,一言不發。

宇文皓知道這等同是默認了,老四確實捲進了此事。

但是,得不到他一句準話,便是知道也無用,冇有證據拿不住他。

“其實你知道兵輿圖落在了老四的手中,是不是?”宇文皓有些耐不住脾性了,“兵輿圖事關重大,與我北唐命運息息相關,到瞭如今,你還要為他隱瞞嗎?他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為了他,你要陷安豐王妃於不忠不義嗎?你要她臨老還被人指著脊梁骨痛罵她有謀反篡逆之心?”

寶親王臉色幾度變幻,眸子也是明滅不定,怔忡了良久,才沉沉地歎了一口氣,“那晚在巷子裡他確實與我交手了,但是他輕功不如我,我先逃出去搶了馬就走,之後他有冇有傷過陸源我不知道,他冇有追上來。”

“那你為什麼隱瞞此事?”宇文皓問道。

寶親王冷冷一笑,“不是我有心隱瞞,而是此事說出來你們也無法查實,隻憑我一人口供難道能證實兵輿圖在他手中嗎?我府中必定是有他的人,可那些人是不會出賣他,隻會反咬我一口,所以我供了他出來,討不到半點好處,到時候反而會再多判我一個攀咬親王的罪名,還會連累我的家人。”

“他威脅過你的家人?”宇文皓麵容陡寒。

寶親王道:“我被軟禁於王府期間,確實有一人傳來書信,如果希望我家人平安長命百歲的話,最好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除他,還有誰會威脅我?”

他說完,看著宇文皓諷刺一笑,“便是告訴你了,你又能如何?有什麼證據拿他嗎?還不是束手無策?皇帝太仁慈了,太念骨肉親情,其實立你為太子之後,就該奪了其他親王的權,這纔是穩固江山的最好辦法,一山不容二虎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